您的位置:童装加盟网童装新闻童装行业 > 正文

北京动批终将成为记忆 转型升级如何减少损失

2016/1/26 www.kidsnet.cn 标签:北京动批 关注度:451 0人参与 我要评论

  2016年1月的一个下午,金开利德——北京地铁4号线动物园站东南口通往这家背靠交通枢纽的批发零售市场,少了很多推着被缠着黑胶带的货物装满的手推车的批发商,只有此起彼伏的叫卖声,那是从楼上搬迁下来的商户急于低价甩货的声音。



  原定12月31日关闭的金开利德,刚刚完成对6-8层的租户们的“清理”,1-5层购买了产权的商户们仍然照常营业,但是几乎每个商户都在醒目位置挂上了“清仓、甩卖”的黄纸。一位专营围巾、帽子的商户告诉界面新闻记者,拆就拆了,反正“这儿本来生意也不太好”。

  金开利德东边的聚龙服装批发市场已经在2015年12月31日正式关闭。在聚龙经营了8年的苏梅已经拿到了补偿款——1平方米8000元。苏梅在聚龙的档口为7平方米,8年前她花了20万元一次性购买了10年产权,每年的经营费从开始的3万元涨到8万元,算下来,她剩下的两年拿到了5.6万元补偿款。

  包括金开利德、聚龙等在内的动批市场在开业十多年后被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列入拆迁计划——动批疏解调整和转型升级计划。

  “动批”指的是北京二环西北角的动物园服装批发市场,主要服装批发市场包括金开利德、世纪天乐、东鼎、聚龙、天和白马、众合、天皓城等,曾有1.3万个服装批发摊位,超过3万从业人员以及10万人次的日均客流量。

  相对于王府井、西单、三里屯等走高端路线的商圈,“动批”以便宜著称。虽然因为主打批发兼营零售,这里不能试衣服、没有精美包装,店主也往往没有时间跟顾客客套,但是淘到便宜好货的乐趣不仅吸引全国各地的批发商,也吸引了众多散客,早年间甚至有“没去过动批,不算北京人”的说法。

  不过,作为“低端业态”产业,动批的问题逐渐暴露。

  在2013年初西城区两会上,区委书记王宁表示,动物园地区有2万多个服装批发商,每年给西城经济带来效益约6000万元,但政府支付的交通、环境等管理费用超过1亿元。

  而被动批“包围”的北京天文馆一名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希望赶快拆掉这些批发市场,每天上班都有堵车噩梦不说,连天文馆组织的科技活动也经常因交通堵塞而受影响。

  看实时路况地图就会发现,位于西直门附近的“动批”,是铁路交通、地铁交通、公共交通枢纽汇集地,每天几十万人流量,再加上去“动批”买东西的,实时路况几乎天天显示为代表拥堵的红色。

  这种拥堵显然与北京要建设宜居城市的目标不一致。

  《财经》杂志曾经有文章指出,几大批发市场的升级和搬迁,可以理解为北京市新一轮疏解核心城区人口、缓解资源和环境压力的动作。

  2013年12月举行的北京市委十一届三次全会上,市委书记郭金龙表示,人口无序过快增长、大气污染、交通拥堵、部分地区环境脏乱、违法建设等问题,已严重影响到北京的可持续发展和城市形象,“必须痛下决心进行治理”,“继续淘汰高耗能企业、一般加工业企业和服装、建材、小商品等批发市场”。

  批发市场升级和外迁已成必然之势。批发市场外迁,动批不是第一个。2014年5月8日,丰台区和保定市相关部门签署合作协议,确定大红门服装市场将与位于保定的白沟新城对接,逐步外迁物流和批发功能。这是首个明确了外迁目的地的北京待疏解的批发市场。

  2014年,动批几座代表性批发商城(包括世纪天乐、东鼎、聚龙批发商城)的牌子被摘掉,在很多商户眼里,这是拆迁的第一步。



  被拆掉标牌的万容天地市场

  2015年9月,专门负责动批疏解工作的北展地区建设指挥部向1万余户“动批”商户致信,首次明确给出“动批”疏解任务时间表:今年年底(2015年)前,完成四达大厦各市场(以金开利德为主)、众合市场、天和白马、万容商城、聚龙市场等几家商市场的疏解任务;明年(2016年)完成世纪天乐市场和东鼎商城的疏解工作。

  对于动批的客户而言,动批的拆迁意味着要另觅其他货源。而对于这里的经营者,情况则更加复杂。

  1992年哈尔滨的胡大姐来北京做服装生意时,动物园还未形成规模。在胡大姐的记忆中,那个时候的动批“就是一条大马路,两旁是大棚子,全都是平房。最有名的是天乐市场,也是一个二层楼的简易棚子”。

  2000年左右动批市场规模基本形成,来自安徽的刘辉慕名来到了如今金开利德所在的位置,当时不到20岁的他跟着老乡做皮具生意,2002年金开利德建成开业,整个6层一共2000多个商铺,面积4万平方米,在当时是面积最大的批发商城,背靠动物园交通枢纽,较早以现代化模式经营批发生意,很快就招满开业。

  金开利德开业之初鼓励商户购买产权,“金开利德产权是20年,一次性交20万的产权费,然后每年6万元左右的经营费,经营费各个楼层不完全相同。”因为不知道未来市场会怎么发展,刘辉当时并不敢将大笔资金赌在固定资产上,没有在金开利德买档口。

  金开利德开业后两年,世纪天乐开业,两栋楼相连,面积达8万平方米,比金开利德的面积大了一倍。世纪天乐开业时,以优惠条件让老天乐和展览路市场的商户进入市场,做法跟金开利德一样,鼓励商户进场时买断产权。

  虽然一开始也有担心,胡大姐还是在世纪天乐买了3个档口。“当时刚进来世纪天乐的时候,只能全部自己开着,租都租不出去,如果档口业主不开业,会被市场罚款,很多人为此会免费将档口租给别人用。6万元的经营费也是自己来出。”

  世纪天乐总算没有让胡大姐失望,两年以后世纪天乐渐渐聚拢了人气。此时世纪天乐与对面的东鼎服装批发、西边的众合市场、2003年开业的天皓成市场也有了联动效应,接着聚龙批发在东边开业。2006年前后,动批的影响力开始凸显。

  在2006-2013这六七年间,动批已经成了华北最重要的批发市场。客流量仅次于广州服装批发市场。交通是否便捷对于服装批发而言非常重要,北京的交通优势明显,不管是火车、飞机,都能很方便地到达北京。

  在世纪天乐一家休闲男装批发店当店长的刘宇告诉界面新闻记者,他最远的客户来自新疆、福建等地,因为“服装的版型很重要,差一点就差很多,很多客户都愿意实地来看货、拿货,找批发商”。

  批发业务最好的是世纪天乐和东鼎,销量占到一半以上。因为这两家大多数批发商和工厂直接挂钩,除了工厂,这些批发商大多是一级批发商,拥有一手货源,是真正意义上的批发,而且经过十多年的积累,客户的忠诚度也更高。

  刘辉的客户除了来自北京、天津、河北、内蒙古、湖北、东北三省、江苏、安徽、山西等地,甚至还有外蒙古和俄罗斯、乌克兰的客户来动批批发服装。“为什么甚至湖北的客户不去距离更近的广州反而到我这里拿,就是因为他跟我认识多年,到我这里可以赊账,也可以调货,虽然我这里一件衣服比广州工厂贵一点,但对客户而言风险更小。”

  金开利德则以零售业务为主,客户基本都是零散的生客,来自北京以及周边城市的非批发人群。胡大姐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在世纪天乐和东鼎,零售业务占比非常低,即便有零售客户,基本就是在批发价上加价10%左右,也没时间和顾客讲价。但在金开利德,第一次去的消费者根本不知道那里的水有多深。

  一位来购物的学生告诉界面新闻记者,自己曾经从金开利德买了一件衣服,老板要价480,自己砍价到300元,结果到了世纪天乐看到一模一样的衣服,问了下价格,“190元,我当时都气晕了”,从此再也不去金开利德。

  虽然时不时有散客因为被“宰”心生抱怨,但是“如果做得好,(金开利德)一个档口一年也能赚20万元左右”。刘辉和胡大姐都向界面新闻记者表达了类似的观点。

  做生意有赔有赚,服装批发如果货没有押对,赔起来就是上百万。但这两年的生意明显更加不好做。电子商务的兴起让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在电商平台购买衣物,数据显示从2012年到2014年服装B2C交易规模保持在40%以上的速度增长。实体店受到冲击,服装行业陷入大规模关店潮,而那些叫得出名字的服装品牌几乎都加大了在电商网站的销售力度。

  对于动批的商户而言,最直观的感受是,无论批发客户还是散客,客流明显减少了。

  刘辉的摊位主打平价商务休闲男装,最忙的时候一天就能走一二十万元的货,年流水在2010年以前曾经达到过3000万,虽然现在销售还算稳定,但“这两年行情不好,淡季来得特别快,工厂现在也特别小心,竞争压力大,不敢做得太多”。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拆迁的消息陆续传来。

  苏梅在聚龙的档口是半年之前接到搬迁的通知,她告诉记者,有的老客户听说动批搬迁,现在拿货的都不来了,“整个华北地区,靠近北边的去东北,靠近南边的去郑州拿货,还有很多客人直接去广州。”



  关闭之前的聚龙市场

  刘辉表示,拆迁的动作对还未拆迁的世纪天乐和东鼎影响也很明显。自2015年以来,他的老客户仍然稳定,但流动客户明显下降了。“对流动客户的销售额至少有20%的影响。”

  按照北京市西城区政府的规定以及搬迁计划,2016年底之前,“动批”30万平方米的市场将全部疏解,同时疏解从业人员3万人,减少流动人口5万至10万人。

  不过经过20多年形成的动批搬迁起来也非易事,从提出搬迁到现在3年已过,动批最主要的世纪天乐和东鼎仍然照常运作,计划去年12月31日之前关闭的万容天地和金开利德还在营业,有些产权纠纷至今尚未解决,实现整体搬迁或者拆除可能耗时更长。

  2013年开业的天和白马至今还纠缠在商户告状的官司中。白马商户地下一层的一名维权的摊主已经在9层的办公室住了4个多月了,这名摊主向界面新闻记者展示了她的起诉书,天和白马在2012年招商时她购买了3年产权,两个商铺一共60万元,但推迟半年致使她直接损失了6个月租金。跟她坚持下去的还有天和白马的其他7名摊主,再加上动批被拆迁的消息一发酵,要求退还租金的摊主越来越多。

  而同样的纠纷也发生在2013年开业的万容天地。万容天地的商户一半以常规批发档口为主,另一半则以韩式精品店为主,多名受访者表示,万容是20年产权,3年前一次性交完20年租金120万元,而且没有其他费用,“算下来比世纪天乐还低,吸引了很多购买者,甚至有人抵押房子贷款买了好几个档口。”但开业一年后,动批拆迁的消息随即而来。“市场还没培养起来又要面临拆迁,自己不想干了也租不出去。”一名万容的商户表示。

  在搬迁计划中的最后两个批发商城是世纪天乐和东鼎,计划在2016年底之前完成搬迁,胡大姐最近已经把3个档口中的两个提高租金租出去了,租户来自聚龙。“世纪天乐的物业还没有跟业主沟通过关于拆迁的事情。”不过按照之前购买的年限,“我们的经营权还有9年。”胡大姐也不得不开始考虑日后的问题。

  北京市西城区政府并非没有给出解决的办法。

  在地铁通往金开利德的入口处,已经有天津卓尔电商城、石家庄乐城国际贸易城、河北沧州明珠商贸城、廊坊永清国际服装城、保定市白沟和道国际、唐山盛华世家商业广场等承接方在进行招商工作。



  招商处

  卓尔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天津分公司副总经理张宏权告诉记者,天津卓尔商城距离天津南站10多分钟的车程,马路对面就是高速公路,交通优势明显,其中一栋楼全部是为动物园的商户准备的,截至去年12月已经有500多家商户签约入驻,“金开利德4楼的200多户也正在谈。”卓尔商城预计今年4月份开业。目前的优惠政策是,签约10年,前三年免租金,第四年是平均价1.9元/天/平方米,5-8年在这基础上每年上浮不到10%,最后两年随行就市。

  为了吸引北京商户,天津卓尔商城甚至给出“帮商户子女联系学校”的政策,现在天津工业大学附小、天津师范大学附小等负责接收商户子女。其他招商主体也在招商价格或者生活配套方面给出了各种优惠政策。

  苏梅是签约到天津卓尔商城中的一户,她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她在卓尔买了两个店铺,交1万元押金,前三年免租金,“一共6栋房子,我去看过了,这个批发商产权正规。”

  苏梅并未在北京购房,子女也没在北京工作,所以对她而言,去天津似乎也差不多。在聚龙中,她的很多浙江老乡跟她一样选择了去天津。

  但把家安在了北京的商户则有不同想法,刘辉在北京已经买了房子,并花钱让两个孩子进了北京知名的小学和初中,刘宇不可能抛下新婚妻子跟着老板去外地,胡大姐则不愿意再次去培育新市场,因为“市场不可能再像建立之初的世纪天乐那样逐年被培育”。

  批发行业还是规模经济,大家根据大多数商户的搬迁地点而做出自己的选择,“相比之下个人更看好天津,城市的吸引力更大,基础设施和配套完善,大型的批发市场都是在区域中心城市,交通四通八达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

  不过,胡大姐决定等天津3-5年后市场火起来再做打算,哪怕到时候花大价格买也值得,“钱投进去我能看到。”一个新市场至少得三五年才能形成规模。

  “这次搬迁受损最大的肯定是动批的商家。”刘宇显得比较理性,他和大多数人一样在观望,不过,“这关系到产能的调整和升级,北京城区的区位转型等一系列大的问题。”而他的希望就是,政府能尽量让商户少受损失。

  (应采访对象要求,文中的苏梅、刘辉、刘宇均为化名)


资讯来自本网原创或媒体合作伙伴,如需转载请看来源出处,媒体合作2571417072(QQ)
来源:童装加盟网 责任编辑:T0001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验证码: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底部发现,选择"扫一扫"

最新童装资讯

童装图片资讯

  • 童装网协助周先生签哇喔森堡!

    童装网协助周先生签哇喔森堡!

  • 卡波树带你窥探广阔天空

    卡波树带你窥探广阔天空

  • 流行童装趋势还要看童戈

    流行童装趋势还要看童戈

  • 安奈儿涨幅累积超过20%

    安奈儿涨幅累积超过20%

童装热门新闻

推荐品牌

关于我们服务项目客户评价本网动态合作单位会员专区联系我们地区童装网站地图Rss订阅

Copyright © 2010-2016 Kid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童装加盟网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