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童装加盟网童装新闻童装行业 > 正文

靠卖童装 这些本土品牌能赢回年轻消费者的心吗?

2016/7/5 www.kidsnet.cn 标签:巴拉巴拉,MiniPeace,本土品牌, 关注度:384 0人参与 我要评论

内容摘要:童装第一次让中国的“时尚品牌”和国际快时尚品牌同台竞争。它是中国服装生产升级的缩影。

  宁波高新区的一幢办公楼里, Mini Peace 童装办公空间占据了整整一层,宽敞明亮。与之相比,另一层的电商事业部要显得拥挤得多,一排排衣架上挂满了衣服,其中有一部分是童装。负责人解释说,Mini Peace 款多量少,线上销售的主要是库存和补单的过季产品。

  Mini Peace 是太平鸟旗下的童装品牌。后者自建电商,但大部分产品还是通过传统经销商渠道销售。对于太平鸟这样的公司来说,电商还是一个需要琢磨和权衡的东西,如果新品太多,价格偏低,可能会影响到经销商的销售,但如果不用心经营,又会丢失长尾,受限于经销商有限的销售网络。

  和谈论电商发展策略相比,太平鸟谈起童装品牌定位的时候要自信得多。该公司童装事业部总经理施朝祺直接了当称呼童装市场的参与者们“富二代品牌”——此处“富二代”并非指消费者,而是一种建立在优越感之上的自我调侃:相比原来那些童装品牌的粗糙,“富”即“成熟”。

  2011 年前后,太平鸟、江南布衣、赫基国际、美特斯邦威等公司先后推出了童装。这些原本致力于大规模制造并销售成人服装的企业进入童装市场,和 Zara、Gap、优衣库等快时尚的童装线一起挤压了传统童装品牌市场份额,也给消费者提供了更多元的选择。

  与传统意义的童装所不同的是,这些后来者生产的产品更“成人化”。不仅去除了传统意义上的幼稚卡通图案,还有成人流行单品的缩小版——热裤、牛仔外套、皮草夹克、小白鞋、单肩小挎包——就连促销用的海报也更加符合当下的生活场景。有消费者会戏称,现在小朋友身上的衣服,是爷爷奶奶辈买的还是爸妈亲自买的,一看就知道。

  Mini Peace 2016 秋冬

  

  Mini Peace 2016 秋冬

  年轻的母亲是童装的主力消费者。正如她们自己对于时尚的定义会和上一代产生偏差一样,对于自己的孩子应该穿什么,她们的想法也不一样。 咨询公司 Technavio 2016 年 4 月发布的一份全球童装市场调查报告显示,人们在童装上花的钱越来越多了,并且这些需求不仅停留在舒适层面,消费者们对童装要求比以前更多元——最显著的表现之一就是大人们都很喜欢给孩子们买缩小版的成人装。

  互联网资讯、快时尚的流行、明星和明星子女的示范效应都在这些年轻的父母身上发生作用。

  “我喜欢挑一些剪裁时尚、色彩漂亮、但没有卡通图案的款式,”一位叫潘婷婷的消费者说,她女儿现在 3 岁半,“不喜欢(那些)把孩子搞得有点幼稚的衣服”。

  接受我们采访的 90 后妈妈姚庆涛则说,现在的爸妈都知道耐克的“毛毛虫鞋子”,Zara 的女童连裤袜,优衣库的纯棉牛仔裤是“爆款”。

  耐克的“毛毛虫鞋子”是童装界爆款

  

  ZARA 童装 2015 春季款

  

  优衣库童装

  

  优衣库童装

  除此之外,这些品牌的童装价格更高。潘婷婷说她每年在女儿童装上的花费大约在 2-3 万元,大约消费 70 件左右。在一个普通年轻妈妈可以选择的范围里,ZARA 的单件夏装在 40 到 160 元之间,优衣库的单件裤装在 150 元左右,而 Mini Peace 的 T 恤价位基本在 168 - 300 元之间,羽绒服则是 1000 元左右;江南布衣的 T 恤在 138 到 300 元之间,长袖棉衫的价格则在 500-600 元之间。

  这些品牌可能同时出现在一个年轻妈妈的购物清单里,但她自己的购物目标会略有调整:快时尚可能有,太平鸟和美特斯邦威可能性就要小很多——童装,第一次让中国的“时尚品牌”和国际快时尚品牌同台竞争。

  从行业的角度看,童装业是中国服装生产升级的缩影。

  不管是太平鸟、美特斯邦威、还是森马,在服装领域都已经有超过 20 年的时间,虽然母品牌在年轻人当中并没有太强的时尚号召力,“但这 20 年的时间培养出了很多人才,大家的专业度都提高了不少,从 2010 年左右开始,新推出的童装品牌从取名字到商标设计、店铺陈列、设计逻辑都不再停留在一个很初级的层面上。” 男装 AK Club CEO 周龙对《好奇心日报》说,他之前是美特斯邦威 CMO,曾担任 Me&City kids 童装的负责人。

  这个领域里走得最早的是森马。

  森马旗下的巴拉巴拉推出是在 2002 年,到 2015 年,巴拉巴拉年销售额达到了 70 亿,门店数量突破了4000家,而森马集团全年的销售额为 215 亿元,童装占比超 32%。可与之对比的是曾在 2015 年传出要上市的传统童装品牌安奈儿,根据招股书披露的数据,该公司 2012-2014 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 5.53 亿元、7.06亿元和 7.93 亿元。

  根据欧睿咨询 2015 年发布的《中国童装市场报告》,巴拉巴拉以将近 5% 的市场份额排在第一。“之前大多数童装品牌的年营业额都在 2-8 亿元之间,只有巴拉巴拉一年做到四五十亿。”周龙说。

  巴拉巴拉童装

  

  巴拉巴拉童装

  童装是一个极其分散的市场。2015 年,全国前 10 大童装品牌的合计销售额是总零售额的 10.74%,比起 2012 年的 10% 略有提高;其中,前三名企业的合计销售额占到了总零售额的 5.85%。

  传统童装品牌的优势在于制造,而劣势在于市场洞察和渠道拓展。它们大多集中在外贸和制造业发达的地区,例如浙江和广东。

  “核心竞争力是零售能力。(原本宁波)这些本土童装品牌的零售能力都很弱,只是做批发,产品同质化又很严重。”施朝琪对《好奇心日报》说。

  巴拉巴拉负责人徐波也有类似的说法。“以前那些童装品牌做不起来,是因为只做批发,巴拉巴拉可以快速扩张,就是因为进入了零售连锁。”他表示,巴拉巴拉的门店已经超过了森马在购物中心的门店数量。

  森马的成功让国内服装品牌看到了童装市场做大的可能性。2011 年,江南布衣推出童装品牌 jnby by JNBY,上线两年销售额突破千万。同年,美特斯邦威推出 Me&City Kids,太平鸟推出 Mini Peace。2014 年, Mini Peace 销售额达到 4 亿元,预期今年会翻一番。而招股书的数据显示,2015 年,母公司太平鸟男装零售额 26.6 亿,女装零售额 35 亿。

  jnby by JNBY

  

  jnby by JNBY

  

  Me&City Kids

  

  Me&City Kids

  “现在再去做一个成人休闲也好,再做一个成人运动装也好,竞争都非常激烈,大部分的成人装自身增长不够,童装目前还没有老大,做童装是跟着大趋势走,是最好的选择。” 周龙说。AK Club 的童装也将会在明年春天推出,风格上延续了成人男装的军旅风风格。

  周龙认为,只要童装行业里面没有六七个成熟品牌做出来,新的品牌就有机会。不管是他还是施朝祺,在采访中都表示,巴拉巴拉主要市场是低线城市以及乡镇,自己的定位会更高。

  “同样是 1000 元的价位,与成人装相比,童装的客户层次要更高。” 童装品牌 Sarabanda 中国渠道负责人告诉《好奇心日报》, Sarabanda 瞄准的是合计月收入在 5 万以上的父母。该品牌目前在中国有两家门店,一家在上海久光百货,另一家在无锡恒隆。

  要论及国产童装品牌真正的竞争对手,快时尚是实力强悍的存在。这些公司在产品、营销和渠道上都毫不逊色,尤其是在竞争最为激烈的一线市场。

  2016 年夏天,优衣库把乐高、漫威 UT 合作系列延伸到了童装线,它在 2014 年秋开始了为童装产品增加 50% 款式的计划;GAP 在童装跨界上的尝试更为大胆,去年找了美国脱口秀“艾伦秀”主持人艾伦(Ellen DeGeneres),推出“GapKids x ED”联名童装。

  GAP 是中国童装消费转型的最大受益者之一。该公司 2010 年进入中国市场,虽然成人装在全球市场都面临极大的挑战,但童装业务表现相当出色,以至于 2014 年 GAP 天猫店开业,品类甚至被划分在童装类目之下。

  “数据显示,童装产品的增长速度最快。我们认为,进军这个特定的类别有助于 Gap 建立起品牌知名度和认知度。”Gap 大中华区高级副总裁兼总经理 Abinta Malik 在邮件回复中,也多次用一些数据强调童装对于 GAP 中国的战略重点意义: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童装市场,在中国,不满 14 岁儿童数目已达到 2.2 亿,每年的新生儿超过 1000 万。到 2017 年,中国儿童服装市场将达到 1500 亿人民币的规模。

  同一份欧睿咨询报告表明,Gap 在中国童装市场份额从 2010 年的 0.1% 上升到 2014 年的 0.6%,2014 年市场份额排名第七,也是唯一一个进入中国童装市场前 10 名的国外快时尚品牌。在最近淘宝商城夏季大减价活动中,GAP 的童装销售额居于童装品牌首位。

  

  Gap 女童装

  

  Gap 男童装

  在 Gap 的总部纽约,设有一个专门的童装、婴儿装团队,以月为周期根据最新时尚潮流设计新产品。“但我们看到年轻父母们对时尚的理解越来越复杂。不仅对品质、安全的要求提高了,也希望有独特、时尚的设计。”Abinta Malik 告诉《好奇心日报》。

  “所以我们要时刻关注的是在年轻女性中流行什么,Mini Peace 很多的设计元素都来自于成人。” 施朝祺说,“比如现在流行运动风……再比如 GUCCI 花卉以及饱满的色彩都很受欢迎,我们也会拿来做参考。”

  

  Mini Peace 童装秀

  

  Mini Peace 童装秀

  

  花艺师 Thierry Boutemy

  按照《欲求之物:1750 年以来的设计与社会》中的说法,服装业最初其实并没有童装这个分类,服装商为了卖出更多的衣服而创造了这个分类,把儿童“设计”成单纯、可爱的新物种。

  不过,当成人型童装流行起来的时候,生产商但并不能套用成人服装的设计将之等比缩小。童装的货品结构和成人服装完全不一样,处于安全度的考虑,各种细节要求也不同。

  施朝祺强调,Mini Peace 在 2011 年到 2013 年的探索中,走过不少弯路。比如最开始过于追求产品的感觉,但忽略了舒适度;仿效成人装,把试衣间做得很漂亮,但小孩子根本不愿意进去,父母也会要把孩子放在视线范围里等等。“男装中衬衫占比很高,但男孩却不会一本正经地穿衬衫……女装中一些镂空的元素,妈妈们也会考虑孩子是否会着凉。”

  童装的利润并不比成人装高。“面料其实是省不了多少钱的。童装的做工和男装一模一样,甚至更难。像这个袖笼,成人装能伸进去把它翻过来,但做童装的工人第一要很熟练,第二手不能太大,它的加工费其实跟成人装是一样的。”施朝祺说。

  即便如此,童装也成为了这些公司的战略重点。5 月 21 号的上海民生美术馆,太平鸟服饰开了一场 20 周年发布会,更多的时间给了 Mini peace 童装秀。

  美术馆现场被布置成了花园,红土上鲜花掩映 ,孩子们在白色的花丛中穿行。这个T 台花园是花艺师 Thierry Boutemy 布置的,红土均进口自法国。而打造这场秀的,是专业的秀场咨询公司 APAX,他们此前和 LV、Burberry 等奢侈品牌都有合作。花艺大师 Thierry Boutemy 本人也是 Lanvin、Dries Van Noten 和 Viktor&Rolf、Dior 等品牌的常客。

  这场秀的花费近千万元。

  “我们希望传达一种时尚、专业的感觉。”施朝祺说,“消费者他不在乎你是太平鸟还是鸟太平,他真的在乎你的产品……这个是很重要的。”太平鸟公关许思思说:“就像我们从来不会说去买个洋牌,我们也不避讳我们是一个本土品牌。”

 

资讯来自本网原创或媒体合作伙伴,如需转载请看来源出处,媒体合作2571417072(QQ)
来源:好奇心日报 责任编辑:
网友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
验证码: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底部发现,选择"扫一扫"

最新童装资讯

童装图片资讯

  • 童装行业规划及新业务宣讲会

    童装行业规划及新业务宣讲会

  • 范勇出任“汪小荷”设计总监

    范勇出任“汪小荷”设计总监

  • 童装新国标满月 仍需严格把关

    童装新国标满月 仍需严格把关

  • 因总理夫人爆红的杭州童装店

    因总理夫人爆红的杭州童装店

童装热门新闻

推荐品牌

关于我们服务项目客户评价本网动态合作单位会员专区联系我们地区童装网站地图Rss订阅

Copyright © 2010-2016 Kidsnet,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童装加盟网 版权所有